核心提示:如果將2006-2011間的五年,稱之為光伏的第一發展階段的話,那么2012年無疑具備分水嶺的意義,光伏企業由此進入到第二個發展階段。我們曾記得,光伏大發展始于2006年,五年間,中國光伏產業由小及大,穩穩坐上世界產能第一王位;以太陽能級硅料供應為代表的產能,由不足幾千噸擴展到了目前的16萬噸;電池片量產平均轉換效率由14%提升到了18.6%,平均一年增長1%,這是值得驕傲的成績單

  陽光灑在身上,冬天的風掠過臉龐,冷暖交替間,2011即被嶄新的2012掩埋在了昨天。歷史繼續前行,故事當會延續,太陽照常升起,光伏也會依然闊步向前。對于2011,想必所有光伏人都會記憶深刻:低迷行情貫穿全年,產業鏈各環節價格均出現了40%以上的跌幅,產能大幅過剩開工率維持在65%上下(樂觀預估:2011全年全球安裝量或在20-22GW),中國市場得益于政府政策火速啟動,光伏企業財務運營全線陷入困境,歐美光伏企業紛紛破產倒閉,歐洲年末“搶裝潮”卷土重來出乎預料,南非德班世界氣候大會無果而終,部分國家率先開征碳排放稅。這就是屬于我們的時代:好與壞、暖與冷、滿足與失望、甜蜜與苦澀纏繞交織,互相裹挾著奔騰而前。無論如何,我們不能沉湎過往,更應滿懷信心,昂揚向上,在追問、反思、奮起和修正中,一同繼續走進新的一天,接受新的挑戰,創造光伏的美好未來。

  如果將2006-2011間的五年,稱之為光伏的第一發展階段的話,那么2012年無疑具備分水嶺的意義,光伏企業由此進入到第二個發展階段。我們曾記得,光伏大發展始于2006年,五年間,中國光伏產業由小及大,穩穩坐上世界產能第一王位;以太陽能級硅料供應為代表的產能,由不足幾千噸擴展到了目前的16萬噸;電池片量產平均轉換效率由14%提升到了18.6%,平均一年增長1%,這是值得驕傲的成績單。但更應看到我們的缺陷和不足:突破性技術幾無進展,產業鏈末端組件的同質化仍較為嚴重;生產裝備嚴重依賴進口,技術水平仍處于初級階段;供不應求時的“訂單式”銷售模式亟待改變。所有這些又都是促使行業必須進行“二次改變”的必然因素。在這些成績與不足面前,行業的第二階段應時到來,那么我們由此可以基本判斷,第二階段才是行業發展乃至生存的白熱化競爭階段。在全球光伏產業產值高達數萬億規模情況下,只有技術更高、質量更優、成本最低、品牌更硬的企業才有一席之地,只有堅持價值投資、拒絕盲目投機的企業才會更為長久,只有順勢而為、遵循實業發展的企業才能謀得更大發展。這是行業發展的必然選擇和階段,因此可以預判,2012仍將是一個延續競爭、深化變革的年份。在這一年里,會有你我意料中的精彩,也會有更多意料外的故事,且讓時間逐步告訴我們的答案。

  同樣,歐洲既定的補貼下調標準,已按照規劃進行了調整,在上半年里,大多安裝商也才采取觀望狀態,適時、適量地采購組件,可以預期的是,在下半年行情應較上半年要好許多,不排除出現大幅“搶裝”的情況出現,但跌下來的價格,是不容易再漲上去的,這是市場的規律。

  而對于目前爭議較大的硅料環節,流行著市場售價低于大多生產成本的情況出現,以至于部分生產企業迫不得已進行了停產檢修。對于此,我們認為,全球硅料供過于求事實存在,并且主流大廠生產成本已至20美金/KG附近甚至以下,那么市場較為理想的狀態可能是在23美金/KG上下盤整,最高應不會高于28美金/KG。這一區間也將成為市場較為可以接受的價位。有不同見解的朋友可以一起探討、分析。

  簡單論述后,我們再來看2012年的大盤子,全球產量或將達到30GW以上,安裝量將在24-26GW之間,全年產能利用率約在50%上下,詢盤、買單將會轉向擁有大集團、上市公司和具備全產業鏈背景的大公司集中,并且組件“現貨制”會漸成主流,同時,各環節主要生產裝備的“二次升級”將會出現,電池片將會迎來量產平均20%以上的“高轉換功率時代”。